當前位置: 首頁 > 黨風廉政 > 廉政信息

黨風廉政

熱門閱讀

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持續整治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4-15 11:23    瀏覽次數:1

吉林快三跨度走势图 www.lawbq.icu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擺到治國理政突出位置,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作出了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脫貧攻堅取得巨大的成就。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指出,脫貧攻堅越到最后時刻越要響鼓重錘,決不能搞急功近利、虛假政績的東西。對群眾反映的“虛假式”脫貧、“算賬式”脫貧、“指標式”脫貧、“游走式”脫貧等問題,要高度重視并堅決克服。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要求,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堅決破除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要深入推進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以作風攻堅促進脫貧攻堅。今年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和中央紀委三次全會精神,從講政治的高度,持續整治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堅強保障。

對“虛假式”脫貧、“算賬式”脫貧等問題從嚴查處

脫貧攻堅必須實打實,絕不能搞虛假政績。然而在一些地方,個別黨員干部,通過虛假材料、虛假數據來實現所謂的“脫貧”,把精準扶貧變成了數字游戲。

安徽省安慶市望江縣紀委監委派駐縣委紀檢監察組組長朱佳節向記者講述了他們查處的典型問題:“有扶貧干部在給外出務工貧困戶計算收入時用倒算法,按照人均收入不低于3500元的標準,將扶貧補貼收入加上3500元,減去就醫、就學等開支,不夠的由外出務工收入補齊?;褂懈剎咳悶獨ЩФ啾ㄑκ?,等上門核實時,就說雞被吃了,以此多套一些扶貧補貼,以便達到3500元的最低收入標準?!?/p>

扶貧弄虛作假,嚴重侵蝕困難群眾的切身利益。今年,各地紛紛出臺規定,堅決向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亮劍。湖北省黃岡市出臺“十不準”,為黨員干部的行為劃出硬杠杠,比如“不準將扶貧資金用于景觀建設、外墻粉飾,搞脫離實際、勞民傷財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不準制發照搬照抄沒有結合實際貫徹落實措施的文件或召開沒有實質內容的會議;不準虛報脫貧數據或強迫貧困戶簽字‘被脫貧’……”

根治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關鍵要壓緊壓實黨委(黨組)的主體責任和紀委的監督責任,督促黨員干部履好職、盡好責。廣東省紀委監委印發《廣東省紀檢監察機關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工作措施》,緊盯扶貧工作失職失責、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問題,列出數字脫貧、虛假“摘帽”等問題清單,明確責任,倒逼有關黨委、政府及相關領導干部、經辦人員主動履責。

云南省近日召開全省貧困縣紀委書記上半年工作例會,對全省88個貧困縣紀委監委2018年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情況進行結構分析,將問題線索問責處理、直查直辦、通報曝光等10個方面的工作情況進行梳理排序,以“紅榜”的形式公布,督促地方紀委切實肩負起自身的職責。

此外,各地還通過開展巡視巡察、專項檢查等方式,對扶貧領域弄虛作假、欺上瞞下的行為進行集中整治,對發現的問題,一律通報曝光?!澳暇┦薪嵯值瑯┚煸魅問┮凳ぴ諫蠛爍鞔澹ㄉ縝┨畋ǖ牡褪杖肱┗司杖朧?,為盡快完成工作任務,統一編造人均收入8200元報區委農工委;吉林省長嶺縣大興鎮黨委書記梁成海為應對國務院扶貧辦扶貧養牛項目專項資金檢查,事先安排萬福村黨支部書記等人打掃養牛場,將臨時借用的100余頭牛放進牛圈并在牛槽中擺放草料,故意制造養牛項目‘紅火’場景……”今年以來,各地通報曝光了多起“虛假式”脫貧、“算賬式”脫貧的典型案例。據統計,2018年至2019年3月底,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共通報曝光了271起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其中弄虛作假問題占14%,形成強烈震懾。

堅決整治不切實際隨意下任務的“指標式”脫貧

通過產業帶動就業創業是幫助群眾擺脫貧困的重要途徑,但一些地方在扶貧投入方面卻不切實際隨意下任務、定指標,而一些基層干部不求脫貧實效,盲目追求達成多少扶貧指標,群眾叫苦不迭。

重慶市石柱縣紀委常務副書記譚勇說,扶貧產業發展是確保貧困群眾脫貧致富、不返貧的長效機制。但一些鄉鎮干部打著“公司+農戶、合作社+農戶”發展方式的旗號,搞面子工程,盲目將扶貧產業發展目標設定過高,導致項目實際落地難,最終不得不被動采取派發指標的方式開展。這種行為不僅浪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更背離了精準扶貧的初衷,是典型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事實上,去年下半年開展的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發現的問題中,就有被巡視單位或地方“產業扶貧項目不夠精準,帶動脫貧效果不明顯”“個別考核指標設置不夠科學”“有關政策措施制定結合實際不夠緊密”等“指標式”脫貧問題。

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任朱云波表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指標式”脫貧,一方面是因為部分黨員干部存在功利心理,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看”的成績;另一方面則在于一些上級主管部門扶貧考核存在唯指標導向,工作簡單化,下達指標“一刀切”。破除這種現象,必須自上而下,既要嚴懲不擔當不務實的黨員干部,也要力戒“不重實績重顯績”的考核方法。

群眾滿意率是脫貧攻堅工作考核評估的重要指標,也是檢驗脫貧成效的重要標準,但一些地方卻不管實效如何,強行追求紙面上100%的群眾滿意率。針對這一現象,安徽省今年年初出臺實施《關于集中整治脫貧攻堅中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的若干措施》,重點整治要求群眾滿意率100%等問題,要求地方政府在脫貧攻堅中不得提出不切實際的硬性要求,不得下達不切實際的指標任務,不得通過送錢送物來換取滿意率。

今年3月,湖南省紀委印發《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2019年行動舉措》,指出要督促職能部門加強監管,督促發改、統計部門加大對統計造假、虛報項目和固定資產投資數額、GDP“摻水”、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和“形象工程”等問題的治理力度。督促發改、財政等部門加大對政府過度舉債問題的治理力度。

不久前,中辦印發《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明確提出將2019年作為“基層減負年”,并針對地方存在的錯誤政績觀、頻繁考核、過度留痕等現象提出實實在在的舉措。目前,已有多個省份陸續印發文件,進行細化,確保措施落地。各地紀檢監察機關也對落實情況進行監督檢查,強化對扶貧工作的作風監督。

加大督查力度,切實防止“游走式”脫貧問題

脫貧驗收達標后立即撤回幫扶措施,導致脫貧地區和群眾沒多久又返貧……在脫貧攻堅工作中,“游走式”脫貧的問題也值得警惕?!壩械牡胤椒銎墩叩髡旃?,導致脫貧工作質量不高,甚至扶貧開倒車?!痹諼韃可角銎豆ぷ鞲諼歡嗄甑惱憬√ㄖ菔謝蒲儀韃糠銎犢⑽敝魅文補倭艘桓隼?,近年來,一些地方急于“摘帽”,導致部分剛剛達標的村子無法持續享受扶持政策,后期發展得不到有力支撐,出現已脫貧村發展跟不上貧困村的發展速度和發展質量,在脫貧和貧困狀態下來回游走,影響脫貧攻堅的實效。

復旦大學國際金融學院董云巍表示,打贏脫貧攻堅戰必須要保證扶貧機制的可持續性,除了政策的可持續性,還要有可持續的扶貧機制,人員穩定、標準明確。在社會治理體系中還需要建立相應的扶貧確定機制,能夠準確識別、確定貧困人員,并形成一套成型的、可行的幫扶辦法,明確各項扶貧政策、資金的落實機構,從而形成規范化、標準化的扶貧機制。

精準脫貧是要做到真正脫貧,而不是為了驗收合格而暫時脫貧或者一時達標。湖南省今年出臺了《湖南省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20條措施》,其中一條就是加強扶貧領域作風建設。要求進一步加大常態化聯點督查力度,嚴格脫貧退出標準和程序,強化扶貧資金和項目監管。深化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發揮“互聯網+監督”作用,嚴肅查處“虛假式”“算賬式”“指標式”“游走式”脫貧等問題。

牟國滿表示,黨員干部脫貧攻堅工作中出現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與懶政思想也有關系,有的黨員干部扶貧工作不聯系實際不講究方法,熱衷于坐在辦公室里扶貧,制定計劃前沒有深入一線訪真貧,沒有系統調研。今年,甘肅省紀委監委部署開展“四察四治”專項行動,即察政治要求落實治陽奉陰違、察中央部署落地治政令梗阻、察領導機關作風治文山會海、察領導干部履職治不嚴不實,著力解決不落實、亂落實、假落實、少落實、慢落實、機械落實、應付式落實等7類典型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對于發現的問題,甘肅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堅決查處。

貴州省今年首輪巡視重點選取了與脫貧攻堅關聯度較大的18個省直部門和2個省管金融機構及10個縣(市、區)。省委巡視工作啟動后,市縣巡察機構也選取本級對應的部門開展同步巡察,巡視巡察上下聯動、同步發力,確保黨中央和省委關于脫貧攻堅的決策部署落實到位。貴州省委巡視辦相關負責同志還表示:“今年將繼續聚焦脫貧攻堅,重點開展2輪常規巡視、1輪脫貧攻堅‘回頭看’專項巡視?!保欽?王雅婧)